发新帖

愿你付出甘之如饴,愿你所得归于欢喜——评《模范快穿手册》

积木君 5月前 189

首先,是不是有很多人和我一样,被这个很普通很不起眼很容易被忽略放弃的书名蒙骗了?我其实是在群里的新书区翻来翻去,要下另外一本,不小心点到这个下错了的...然后就让他一直躺在我的文件夹里生灰。前几天一时无聊,本以为是一本可以跳着跳着就当是调节心境,随便花个1小时就看完了的白开水小说,然而等我看到了第二个故事,就像是被迷惑了...阅读速度渐渐变慢,坐姿渐渐变得虔诚,大脑也渐渐被牵引进了书中所描绘的那个情境...果然应该很羞愧,我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误啊。


——絮叨的part 0.——

不知从何时开始,快穿文变得很流行,再慢慢变成一窝蜂粗制滥造的跟风之作。我从最开始觉得眼前一亮,被新鲜感所吸引,到后来看到快穿的分类就不再看了,或者干脆故意看一些从标题就能纵观整个架构和开篇过程结尾的快穿来打发时间,反正都挺无脑的,不用脑子看书有时候真的可以很轻松的度过悠闲时间。上一本给我意外感的快穿文是《末世逃杀》,再上一本...勉强算是《九世之炮灰反派抱团剂》吧?


反正现在的快穿文,大概就是穿越成不同女配/主,打击恶毒女主/配,再收获[身份始终为一]的男主/配……BG换成耽美配置的话,只需要把女字换成男字就搞定!开局说明主角在现代受了重伤/植物人,被一系统捕获,开始穿越不同时代搜集能让自己重获一次机会的灵魂碎片/信息,遇到看似不同却其实都是一人的CP,最后一个故事都会回到现实,然后来个大团圆结局。我甚至无聊时看过一本快穿,女主角穿越成不同故事的原女配,每一个故事里面的原女主和男主都蠢得让人不忍直视,然后穿越的女主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遇到上天注定会对她在一瞬间产生兴趣的原男配,然后男配就宠溺着女主,帮忙打打小怪兽,然后这个世界结束,下个世界继续帮忙打倒一切女主看不顺眼的人~对作者的双商目瞪口呆啊简直是。重点来了,不管种种换汤不换药的小说怎么折腾,女主永远都是那个需要靠男主或者已知情节去从恶毒得非常外露的原女主/配处取得胜利的菟丝花...


这本书却截然不同。没有花篇幅去描写什么现实一代世界,没有叙述为何绑定系统,连系统的出场和重要程度都非常的少和轻微。


绝对的女主一共穿到了6个世界当中,每个世界都是原本的小说/故事所衍生出来的世界。什么是这里的衍生世界呢?原本可能有这么一本书,均是以女主视线贯穿全部,在这些世界里,女主是绝对的主角,她们有不同的背景,奋斗故事,只是最终都是以女主的成功为分割线,分隔了以胜利为结尾的大团圆结局,和科普了后续男主命运的衍生世界。这六个故事,男主都原本有着自己的命运,本事,却在和女主的认识与深交之后,改变了自己的轨迹,最后成全了女主的圆满。女主成功了,胜利了,飞升了,留下命运已被改变,活得凄凄惨惨的男主。就算是看似男女主一起获得美好结局的故事,和男主原本的轨迹相比,那种美好,也渺小得不能更小了。


然而,这些最终陷入泥沼的男主,其实都是那个世界里的气运加身之人,他们人生的被迫改变,却导致了那个世界最终的崩塌。


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视线和情感偏向的,看一个故事,一本小说,站在不同的视角去看,所看到的所差甚大或者说能截然不同。然而我们为了一个故事的圆满而满意和欢呼之余,那些被改变了命运的角色呢?我们并不关心,或者说,我们并不会延长时间线去观察,他们在女主的圆满之外,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这部小说就让女主角,穿到故事里面去,改变这些在衍生世界里凄惨所终的人的命运。她可能可以穿到和主角们息息相关的人身上,也可能穿到只和主角擦肩而过的原本毫不相关的人身上,身份不重要,只要尽量避免男女主的相识相知,让男主角不被别人影响,以自己的努力和实力去获得幸福与成功就行了。


——正文的part ⒈——

第一个故事其实很一般,除了人物设定,其他的挺脸谱化的。父母双亡的穷困交加小男孩,原本的命运是与生活无忧无虑清纯可爱的女主相恋,女主的天真让她不理解恋人的努力,她希望他多重视,她希望他无时无刻的陪伴,于是他在生活的重压之下还要哄着敏感的女主,为了中途遭遇事故的女主心灵恢复,为了她家人的期待,放弃自己的所长所爱,被不擅长的商业压垮了自己的肩膀...原本拥有艺术天赋且自强聪明的男主在别人的故事里一点点消磨掉自己的气运,最终这个世界崩塌了。


我们的女主-纪菀,穿成了一个在原故事里可以忽略不计的大龄离异农村妇女,在男主章寂舟10岁,刚丧父丧母的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那个时候她已经28岁了。其实纪菀的身份只是被章寂舟那个放荡的母亲在外骗过钱的一个无知村妇,只因有这一点点过节,得以让纪菀附身。纪菀谎称自己是章寂舟母亲认的干妹妹,从那些为了他父母留下的一点点遗产争吵不休的亲戚朋友手中带走了他。从此她努力赚钱养家,努力为章寂舟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让他好好上学,让拥有绘画天赋的他有条件去念最适合的学校拜最好的师。不能违抗的,原本的女主白莎莎在既定的故事情节应该上演时依旧遇到了章寂舟,只是那个时候的章寂舟,在纪菀的羽翼保护下并未历经苦难,并不被活泼单纯的女主所获,他心志坚定也隐隐心有所爱。女主出现了,但只是打了照面,便从此路人。这是我最开始被这本小说所吸引着看下去的开始,因为它既不贬低原本的女主,也没有复仇般让人家命运拐个弯,只是默默地远离,我改变我的人生,而你,自有你的去处。不因视角的转换而凸显原主角的黑暗恶毒,这让我感觉意外。


纪菀和章寂舟的故事如流水般就要完结在她因长年的劳累而亡的时候,纪菀所做的全部都是为了章寂舟,为了给他提供最好的条件,为了改变他的命运,她对他可能始终没有任务者以外的感情,譬如,爱情。只在最后的最后,她阻止了章寂舟将将要说出口的那些话,她说:【章寂舟,我老了,可你还年轻。】。他原本要说什么呢?他对她的感情到底为何呢?她与他又到底有没有爱情呢?


文中未说,我也未深究。说到底,那些没有给出明确答案的疑问,与纪菀改变命运的坚持,聪慧与强大相比,真的所占甚小,不重要。


——part ⒉——

这个是我真正入坑的故事。我看书极快,是真的可以囫囵吞枣的一目十行,让我停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细看的小说,真的不多。也许正是因为被代入了感情,再舍不得忽略掉任何字眼吧。


第二个故事主角是在一个和唐朝背景相似时空里的和尚和女帝。原本的故事中,了缘小小年纪就入了佛门,十五岁时到洛阳白马寺求学,开始了和神教圣女薛妮的纠葛。这里的神教是真正会大开杀戒残杀平民的邪教,圣女也毫无对是非对错的判断,随心所欲没有道德束缚。美得让人心神荡漾的薛妮爱上了面貌清秀禁欲系的了缘,从此竭尽所能使出所有手段让了缘破戒和她在一起,从此受所有正道人士的唾弃,也在目睹了神教和薛妮的残忍手段后一次次经受良心的折磨,最后死在神教教徒手中。


论一代高僧的堕落。


纪菀的身份,是在白马寺外会和了缘有一面之缘的洛阳太守独女,10岁。纪菀有一个出身阀门,聪慧而温柔的母亲,和一位乡野出生却野心极大,会以妻女为饵的父亲。她促使母亲重拾贵女的坚韧,她在乱世中收服部下,她以自己的婚姻布局图谋天下,她在乱世中以女人之躯,在种种惊心动魄的角力中步步为谋,走到建立一个朝代的女帝之位...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那个心中有大智慧的佛门弟子。纪菀拼尽全力让自己有能力在薛妮的毒辣手段之下护住了缘,创造条件让了缘去敦煌游历坚定佛心,将权利握在手中打造盛世去让了缘推广佛学教化世人。


纪菀对了缘有爱,中间数次几乎要将情脱口而出,只是对她而言,了缘是高僧,是佛家弟子,是未来有大作为的人,她只愿打造一个王朝来任他翱翔,她认为,她无法让对方对自己生情,也不该那么做。这就是纪菀和薛妮最大以及最根本的差别。为了一己私欲拖人入情海的邪门女子,说到底也只是自私及无德罢了。


【和尚没有回答,他也问她:“你求的什么?”

生而为人,为这炼狱一般的世道几乎舍了女儿家的身份。前半生当自己是靶子,驰骋于沙场,手染鲜血而夜不能寐。后半生为民请命,多次触犯各大势力的利益,可谓是受尽谩骂,多少委屈往肚子里吞。愣是凭单薄的肩膀挑起了如此重担,这样几乎将整个人都赔给这天下苍生,总是要求一些什么的。

纪菀既不图生前富贵、又不图子孙后代延绵无绝也。这样无所求而耗尽毕生心血,求的什么?

“成就太平盛世,全你教化世人之念想,愿你佛心无暇,为你铸就三藏法师之圣明。”】


看过那么多男男女女深情痴缠的小说,看过那么多我为你而活你为我牺牲的缠绵桥段,我看这个故事时却时常被敲中一下心脏,鼻头酸酸。大抵这种被掩盖在"任务"中的悄然动情,这种看似潇洒却只为一人铺就大道的执着却最能打动我吧。


纪菀以为,【了缘和尚,大约真是修成了佛】。了缘呢?他是被后世捧上高坛的一代高僧,他是本应无情无欲只有大爱的三藏。在他后半生,他总是一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独自将大部分时间耗在旁人不得进的佛前舍利塔里。扫地的小沙弥以为,高僧是在里面为陛下祈福呢。


其实只不过是,从那座舍利塔望出去,恰巧能看到女帝的寝宫与政殿,罢了。


——part ⒊——

纪菀是上古传奇中才能出现的女巫一族,宋子然是一条修成妖王的大蛇精。在原文中,宋子然和历经劫难的女主孟昭成为道侣,可那是一篇女主升级流修真文...所以,孟昭实际上修的是斩情道,以情入道,斩情根飞升...可怜的小炮灰男主,其实只是修真女主入道的垫脚石而已。


而这第三个故事,却又和以上的2个不同。我带着一颗安然的心读下去,遭遇了剧情反转的一击。原来孟昭也并不是自私自利只为自己飞升的无情系修真女主,而宋子然,在原世界里,也并非真的对孟昭情根深种;在纪菀的任务世界里,也并不是对纪菀一见钟情日久生情...种种都是长远的算计,不甘的反抗,与意外的沉沦。


不能细说,再说就深深的剧透了...


纪菀和宋子然,有过肌肤之亲。可纪菀爱宋子然吗?我不觉得。宋子然表现得太好了,那位气质迷人的翩翩公子习惯了在红尘中打滚,过片叶而不沾身,却独独对自己另眼相待,那种真实的眷恋,眼中只看得到一人的炽热,能另万千少女怦然心动吧。而一向面对好看的人就没有抗拒力的看脸纪菀,更是不能,也不必抵抗的。相伴百年,到云朝雨暮,最是自然不过了。


任务看似如行云流水搬的顺畅,纪菀本以为胜利手到擒来,却在一个瞬间嗅到一丝怪异,终而明白,原来一切是这样的...纪菀死得非常的平静,没有一点的勉强与挣扎。宋子然只是不明白,纪菀一直说,她不修仙,那是不能再真实的一句话了。纪菀不修仙,她之所以存在,之所以陪伴,不过只是为了这条死在斩情道下的王蛇罢了。


【“宋子然,你走歪了路,我帮你重新铺上一条。”

“往后可没这样的好运气了。这一次,你再不要走歪。”】


宋子然差点走错了,还好纪菀明白了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局,最终帮他完了这个局而已。从此他可以飞升,得以与上一世的他修得截然不同的结局。


【我没有问过他是何时种下的心魔,也没有问他用没用真心,亦没有问他后不后悔。我曾如同一个陷入爱情的普通女子,也想要放下一切留下来……可是最终这些都没有意义了,也不用叫他晓得。

他迟疑那一刻,已经消弥了我所付出的所有真心,我便放下了。

我心怀感激,感激他使我得到了百年欢乐时光,无论真假,以后想起来都能轻轻笑出声来。】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积木君
主题数
14
帖子数
0
注册排名
1